君自兰芳,梦碎重生
首页 > 随笔杂文    作者:呓城   2016年7月1日 4:41 星期五   热度:1083°   百度已收录  
时间:2016-7-1 4:41   热度:1083° 

  一、琴川噩梦


\


  看到木头脸他娘得而复失后突然感觉自己很不懂事,想回家看看二姐。

  那日,我回到琴川,发现街上甚为冷清,顿生奇怪,见到方信,却听他说二姐染上瘟疫,一病不起,已被青玉坛接走,镇上很多人也一样。起初听说二姐人在青玉坛,还天真的想着只要少恭在,必定能百病皆除。

  随即,我和大家一起来到青玉坛,初至,只见遍地焦冥,此时我思绪混乱,感觉情况不对劲,寻遍青玉坛未见一人踪迹,终于在上层看到了琴川百姓,木头脸赶紧上前,确认皆是吃了仙芝漱魂丹被焦冥所噬之幻象。我脑袋空白,慌不择路的寻找,最终在一角落处看到二姐,我多么希望二姐还能骂我打我,可我怎么道歉、自责,她都一动不动,终于少恭出现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,还告诉我二姐临别前正在给我缝制婚服。

 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感受了,永远无法想象,我一直最信任视为兄长的人会杀了我最亲的人,我摊到在地,原来从未看清此人分毫。

  对话之间,得知屠苏母亲、琴川瘟疫皆是欧阳少恭所为,以及他与屠苏、焚寂之间的魂魄纠葛,并且做出的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,还打算将琴川所有人都变成焦冥,带往蓬莱重建旧国。屠苏怒火中烧,强催焚寂煞气以杀之,不料众人反被欧阳少恭灵力所困,想不到他修为如此之深,幸得尹千觞酒鬼挡住放得离开。

  二、不请自来


\


  我叫方兰生,是琴川方家的少爷,我爹早年在外天南地北的跑镖,积累了些银子,然后回到琴川定居,开了个钱庄,随后又开了个当铺,凭借他多年混迹江湖的敛财技能,方家不久就成为琴川最大的钱物流通之所。爹说钱赚够了要积德行善,于是晚年便跑到寺庙当了住持,但商人的头脑和口才没有半点生疏,总能哄得乡亲们眉开眼笑的送银子,却还颇受大家尊重。母亲性情温和,随他胡闹,吃斋念佛,不问世事。爹娘为了给方家传宗接代,硬是生出五位姐姐直到我是男的方才罢休,爹娘想要做到“四大皆空”,对我们少有管教,于是大姐到西域当了马贼,二姐嫁了琴川一个文静书生接管了方家生意,三姐四姐五姐都嫁到了苏州大户人家。

  父母常年云游在外,所以算是二姐为父为母把我和三姐四姐拉扯大,二姐希望我好好念书明礼,考取功名,不要像爹一样打打杀杀还跑去当和尚。我虽然对爹的行径不予苟同,但对他的佛家法术却颇感兴趣,时常逃学缠着他学习法术,被二姐知道必定骂得狗血淋头。

  那年,我十岁,听说镇上来了位少年神医,镇上许多名医都甚为尴尬的疑难杂症,他都能轻易化解,我听着有趣,便去瞧瞧。只见人群簇拥中,一位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,眉目清秀,举止轻柔的在给人看病,宛若大姐闺秀一般,我寻思世间竟有长得这般好看的男子呢?由周围人得知少年名为欧阳少恭,住在琴川城边,想前去搭话,却又怕唐突了,想了想最近二姐头疼瞧了大夫也不见好,便唤来方信请他到方府给二姐看病。

  少恭来了,一阵寒嘘后,他为二姐把脉,过后微微一笑:“方小姐不过最近偶感风寒,加上忧思过度,以至气血不通,头疼无力,我开一副清热解毒的药,吃上两日便可好了,不过病症五分在人,五分在药,方小姐要多注意休息才是,切勿再动肝火,药再灵通人不注意保养也无济于事。”

  二姐听了,颇为舒心,顺便对我皱了皱眉头,转向少恭:“欧阳公子说的是,听镇上人说你治好了不少人的疑难怪症,都称你为神医,不知公子师承何人,以前怎未听说?”

  “我并非什么神医,家里也只是琴川城边一小户人家,不过少时父母重病,一般大夫看不好,我便立志寻访名山大川,寻医问药,见的症状和药材多了,比一般照本宣科的大夫得心应手一些罢了,一般风寒吃寻常药七日左右便也可好了,我可将它缩短至两日,仅此而已,可惜当我回到家时父母早已过世,不过能将所学之能造福乡亲也是一件幸事。”

  “公子小小年纪便能由此成就,举止谈吐稳重合宜,想必经历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磨炼,如沁虽为一介女子,但敬佩公子才能和气概,方府别无他能,钱财还略有盈余,公子回乡想必生活行医都颇为艰难,如沁愿助公子一二,望莫推辞,只是我这令人操心的蠢顽弟弟还望公子闲暇之余多多指点。”

  少恭客气一番后终于应予,于是二姐为少恭修建医馆,采买药材,雇请伙计,来医馆求医的人络绎不绝。我也可时常找少恭玩闹,交流学问,时常感觉少恭虽然年岁不大,但所知所想比书院里的老爷爷还要繁多而深远,天文地理、诸般情愫,皆可求得舒心的答案,渐渐的对少恭有了一种似兄如父的感情。

  三、重生问药


\


  那日刚被二姐罚抄完四百遍《论语》,又莫名其妙被女妖怪追,跑着跑着一不留神被什么东西砸到,睁眼一开,却是接住了孙家小姐的招婿绣球,硬是被凶悍泼辣的孙家奶娘掳到孙府,还好得女妖相助逃出孙府,后来得知女妖名为红玉,乃上古剑灵,行事亦是睿智干练。

  为了逃婚,我便跟随少恭、木头脸一起寻找玉衡,据说此物吸纳魂魄,为祸人间。家里五位姐姐都强悍无比,便寻思着娶妻绝对要温柔贤淑的,在芳梅林,初见一女孩儿,长得娇小可人,十分可爱,名襄铃,名字也热闹活泼,顿生好感,只不过初次见面便被襄铃嫌弃呆笨,倒是对木头脸颇为殷勤,很是失望。

  路上遇到晴雪、红玉、千觞,便也同行,我们在江都遇到一个名叫姜离的大夫,襄铃与之十分投缘,交流甚欢,说有“妈妈的感觉”,才知一个人多么孤寂,我好歹还有二姐常在身边呢,虽然凶了点,却可衣食无忧。在藤仙洞襄铃重伤变回狐狸,才知她是狐妖,渐渐的明白人妖皆有善恶,并不能以族类之,襄铃和红玉非人,但并未害人,洛云平也无法简单的断其善恶。

  为寻仙芝以炼仙芝漱魂丹助屠苏娘亲起死回生,大家一同出海,不料沦波舟被转入海底漩涡,醒来只见周围电闪雷鸣,尸魅横生,找了半天,伴随闪电后的尖叫听到了襄铃的叫声,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,原来是惧怕打雷,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呢,让人颇想保护,于是哄着她说打雷有个高的顶着。

  襄铃终于有些宽慰,问我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喜欢你,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,但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讲,怕你会讨厌我,如果这次能回去,我陪你一起去找妈妈,好吗?”

  “呆瓜说,喜欢我……可是,我喜欢的是屠苏哥哥啊……”

  其实我一直知道的,你每一声“屠苏哥哥”都叫的比“呆瓜”要柔和百倍,眼里也只有木头脸,在海底遇上事故,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岸上,只是想把我的想法告诉你而已。

  襄铃还向我倾诉喜欢木头脸而不敢靠近,只能远远看着他和晴雪在一起时的痛苦,哎,方兰生啊,还有比你更命苦的人吗,忍着你喜欢的人喜欢别人,还要温柔以慰。

  随后找到大家,穿过雷云之海,掉入龙绡宫,乃是海底仙境,比传说描述更胜万分,瑰丽辉煌,仙气弥漫,得龙女相助顺利采到仙芝以返。

  只不过,没想到的是,如此辛苦采来的仙芝炼出的药并非能起死回生,而是噬骨化魂。

  四、青龙镇雨

  【自闲山庄,霾】

  寻玉衡至自闲山庄,听说鬼怪伤人,靠近山庄,恍惚听见有人喊我,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走进去。


\


  只见一个长相与我颇为相似的少年剑客,神情却非常冷酷,与一个身体羸弱并不时咳嗽的女子,女子唤少年晋磊,怨他不该为了报仇欺骗女儿家的感情,劝他放下仇恨归隐山林,少年唤女子文君,却道誓杀叶问闲满门以报义父义母之仇。

  晋磊与叶沉香新婚之夜,晋磊带领匪徒将叶家满门屠尽,叶沉香在临死前道:“晋郎,我那么喜欢你,你太狠心了…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……”

  晋磊回到山中小屋,却发现贺文君已离世,我不受控制的举剑准备自刎,却被青玉司南佩所发出的灵力阻止。

  睁开眼看到大家,才知被叶沉香鬼魂所控,得襄铃唤醒,并将其逼出。叶沉香告诉我是晋磊转世,多次想杀我以解恨意,奈何有青玉司南佩所庇护。并告诉我青玉司南佩中存有贺文君的一魂一魄,就是这微弱的一魂一魄一直守护着晋磊,守护着我。我无法弥补过往的过错,只能尽力超度叶沉香,希望她放下怨恨,轮回转世。

  “假如你找到她的来世,记得好好待她。”

  【琴川孙府,雾】

  刚回琴川还未到家,便遇上孙家奶娘,惧其在大街上大吵大嚷有失脸面,便随她来至孙府,听奶娘说孙小姐名月言,体弱多病。只见孙小姐正站在亭中看荷花,听见脚步声便转身,见其容貌,我便脱口而出:贺文君!

  孙小姐道:“文君?我长得像是公子认识的人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孙小姐接连咳嗽,我回想起自闲山庄幻梦中的贺文君,也是体弱多病,咳嗽不止,近看容貌很是相似,月言举止言语颇为轻柔优雅。

  我询问孙小姐病症,回道:“爹爹曾经请来一位厉害的先生给我批命,先生所言十分玄妙,他说我上辈子死后投胎时,已少去一魂一魄,这一世才会天生体弱……”

  一魂一魄,青玉司南佩,果然……

  “不过,先生也说了,我并未命短福薄之相,反而会长命百岁,儿孙满堂。”孙小姐接着道。

  我们交流生病痛苦的感受,见孙小姐颇为平和知足,月言说起小时候见到我救小狗赖皮,感我良善,常记于心。

  “我的性子可能柔弱了些,不喜欢争什么,听父母之命,据说吉时抛绣球招亲能带来喜气,也觉缘分天定,寻个人过日子,相夫教子,并没有什么不好。可是,当我知道接到绣球的人是方家公子时,心里当真高兴极了……”

  “所以即便听到公子并不中意这门亲事,还离开了琴川,我也没有答应爹爹退婚之事,公子会不会觉得,我是一个厚颜无耻之人呢……我就是想和公子见上一面把心里的话说出来,想亲口听你说不愿意应承这门亲事的缘由……就算终是不成,也可不留遗憾了。”

  我一时语塞,无法回答……

  【青龙镇,雨】

  欧阳少恭决定重建蓬莱,导致空间动荡,江南数镇海啸狂风不止,屠苏解开焚寂封印,打算与之决一死战。前去蓬莱前,青龙镇阴雨绵绵,我和襄铃在屋檐下避雨。

 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最亲的二姐被杀,少恭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儒雅大夫,得知我上辈子嗜杀成狂害了两个女人,得知孙月言就是贺文君的转世……

  以前在琴川,发生任何事,都觉得有二姐可以依靠,有什么疑惑都可以问少恭,与大家一起寻仙问药无论遇到什么妖怪最后都是靠屠苏斩除。方兰生,你好像除了惹麻烦并没有做过什么正经事呢?这一次我不愿再继续当一个废物,我会和屠苏大家一起,找少恭报仇,即便我功力没屠苏深厚,也有没他那般解救苍生的高尚情怀,仍希望出一份力。如果能平安归来,我会娶孙小姐,继承家业,让二姐泉下瞑目。

  我把想法告诉了襄铃,襄铃说:“兰生好像突然变成大人了。”

  大人吗?长大、变成大人实在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……

  “兰生,你喜欢她吗?”

  “那,你呢?哪怕只是一点点……”

  不用说了,我知道,也不要说安慰我的话,襄铃的一句话便会让我背弃所有的决定,我已经不配再那么任性的活着了。

  五、兰月如沁

  蓬莱废墟,屠苏催动解封的焚寂煞气与少恭拼死一战,两败俱伤,烈火四起,蓬莱坍塌,最后少恭与巽芳、千觞同归于焚寂火海。屠苏已是命悬一线,却用余力送走大家,唤来悭臾,最终在晴雪的怀中,化为永世无法轮回的荒魂。

  晴雪用玉衡吸纳了屠苏的魂魄,以放弃轮回为代价换取长久寿命,在人间寻觅复活重生屠苏的希望,姜离大夫终于与襄铃相认,并一起前往青丘之国,红玉随紫胤真人回到天墉城。

  大战过后,我回到琴川,向孙府提亲,迎娶月言,姐夫因二姐离世,心力憔悴,无意于接管方家钱庄,我便接手了。

  记得新婚之夜,月言对我道:“方公子,与月言结为夫妻,你可后悔?”我当时同样语塞难言,我不善说谎,只是默不作声。当时娶月言确有很大原因是愧疚之意,再者襄铃对我无意,人妖殊途,终不能成事。然而,相处一段日子,发现月言真的是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,轻言细语,善解人意。

  初掌钱庄,并不熟悉经商运筹之道,二姐离开后,附近山匪听说方家懦弱公子接管了钱庄,竟来抢掠,幸而我还会武功法术,几次打退方才停歇。乡亲们也不相信我的经商能力,很多人不再愿意来存当,镇上乘势兴起了几家钱庄当铺,头疼不已,才知二姐之难,怪不得她那么强悍呢,若软弱好欺,怎可外抵奸人,内制顽弟呢。

  月言见状,请她爹出面,替方家钱庄作保,挽回信誉,并打通了很多生意上的人脉关系,还请她爹传授我为商技巧。岳父不愧是琴川第一富商,经验和人脉甚为老练广阔,帮了大忙。但看着岳父一脸嫌弃的表情,我便知月言为了帮我受了多大的委屈,只是她一点不说。我也知道不能完全依靠别人,不然和以前的废物便没有两样了。我开始翻看父亲、二姐留下来的相关记录,请教方家有经验的管事,拜访以前积累下来的常客,生意便渐渐有了起色,虽没有二姐所做之辉煌,保一家人生活无忧倒也绰绰有余。

  与月言成亲一年,便生下一女,我问月言:取名“沁儿”好吗?她没说话,只是微微一笑,依偎在我怀中,我也傻傻的笑着,知她看出我的心思。


\


  中秋灯会上,我和月言站在月老桥上看河灯,万紫千红,甚为美妙,所幸几年汤药调养,月言的身子逐渐好转,倒也能到处走动,我点亮三个河灯,为我们和沁儿祈福。

  “兰生,谢谢你,若不是你我不会觉得此生如此幸福。我知道在兰生的心里还有很高很远的地方,要不是为了我、为了方家,其实不必一直留在琴川。我的夫君,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孩子气,胸中却不乏清明大道的人,若是没有世俗桎梏……”月言突然感慨。

  “月言,不是那样,看你站在通明的灯火下,那一瞬间,忽然就觉得心里很暖和很安宁。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年少轻狂,皆是过去的事情,如今我很明白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。你和沁儿,都是我全心全意想守护一生的。我已经非常幸福,这些,都是月言给我的。”我打断道。

  “兰生也是我最最重要的人。”

  “所以外面的天地再大,只要我们俩在一起,也犯不着贪心了。”

  稍有风起,我便扶着月言回家,心血来潮,伴着月光,想写点东西,月言走到窗边:“在写什么?”

  “今晚月光皎洁,随便写写,顺便想下第二个孩子的名字。”

  “还早呢!”月言莞尔一笑。

  看见月言微笑,便觉得这是世间最美的风景,使人如沐春风。

  “月言……”我停笔望着她。

  “怎么了……”

  我扑在月言怀中。

  “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撒娇呢,也不怕沁儿笑话她爹……”月言笑着抚摸着我的头。

  “沁儿玩累睡着了……月言肚子里这个会是男的还是女的呢?如果是男的,弟弟就可以保护姐姐了。”我顺着赖皮道。

  夜深,月高,躺在床上,我摸着月言的脸道:“与月言结为夫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,从无后悔!”

  “傻瓜,睡觉!”月言微微一笑,我知她懂我所想。

  呓城 武汉藏龙岛

  2016年7月1日 

二维码加载中...
本文作者:呓城      文章标题: 君自兰芳,梦碎重生
本文地址:http://yicheng.zdyrs.com/sbzw/619.html
版权声明:若无注明,本文皆为“呓城之城”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
返回顶部    首页    芝麻开门  
版权所有:呓城之城    开博时间:2014年1月1日 主题:寒光博客   程序:emlog    鄂ICP备12012714号      sitemap